夜渡江灯

“……”

哪吒!!!!!
重看了一次哪吒闹海!他好可爱啊!
出现了很少有的画画这么开心的时刻啦!

在画另一只👀毁掉之前留个遗容……

月牙儿大宝贝甜甜甜,小心思计较起来也真可爱。这次的约会看的人好开心!好像真的跟随他们一起回到那个时代的月夜~(○’ω’○)

看到啦 🌙

中秋啊,其实看不看月亮🌙,吃不吃月饼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吧。

我一想起这些就特别想要谢罪。
跪地谢罪。
我的。
罪。

对不起,确实是我的错……我实在太排斥她了,太排斥了……不要说碰触,就连稍微靠近也成了一件需要忍受和克服的事。我有病吧。

我也很想要一个拥抱,就是那种轻轻地、轻轻地抱一下就好了,在身体还未温暖身体之前,身子僵一下之后就离开。你看,我连一个紧紧的拥抱都不敢讨。

我小时候很希望家里的房子有个阁楼,像外语片中的那样,在尖尖的屋顶下有条隐蔽的小道,打开和墙面几乎融为一体的小门,踏进只属于我的世界。我会在里面铺满地毯和软垫,挂上帷幔,而那些不被人看好的石头树叶贝壳以及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都被我捡回来宝贝似的藏着。那是我自离开母体的第二子宫,无论做什么都无需感到难堪和羞耻之地。晚上的时候我点上烛灯亦或吹灭它,一直盯着那扇斜斜的天窗看,也许根本没有星星,只能看到一点点乌云,就这样直到睡去。我躲在里面,谁也找不到我,他们经常奇怪我去了哪里,但是过会儿我可能又出现在了客厅桌旁正端起水杯,告诉他们我从未出门。

这愿望只是愿望只因它从未实现。我是个退而求其次之人,也许老福特就是我的“阁楼”,我的好的坏的想要的厌弃的我的哭我的笑我的清风明月还有那些引人鼻痒的轻飘飘羽毛不管三七二十一通通塞进来。

没有关系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