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宴十三龢

老胳膊老腿老胃,脾气奇怪。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评论

热度(1779)

  1. 酒十八黄油西米桑 转载了此图片
  2. Helheim黄油西米桑 转载了此图片
    能被人喜欢或者别人觉得看了挺有趣就更开心了但本质上其实自娱自乐占了大部分
  3. 墨染清茗—污茶酱黄油西米桑 转载了此图片
    自己活得开心就好...可人毕竟是社会动物,哪有那么简单呢。有时候根本不想动笔,可想到有人在看还是会强...